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制造业与高科技公司冰火两重天

美媒称,在北京西部的石景山区,几位老人溜达着从破败的杂货店、麻将馆以及一家快倒闭的理发店前经过。理发店里张贴的海报上还是十年前的流行发式。位于这些店铺上方的是前北京最大钢铁厂的烟囱。
 
  据彭博社网站4月13日报道,在北部的中关村,几位穿着T恤衫的年轻创业者正在以硅谷的孵化器为样板建立的创业咖啡馆里,忙着做旅游网站、机器人或智能吉他项目,以期吸引到一位天使投资人。这就是北京的后工业经济,创造性破坏的巨轮正在制造新产业中的赢家和已衰退产业中的失败者。这一分化在某种程度上被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所掩盖——这些数据显示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稳步减速。经济学家预计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将为6.7%,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这是2009年初以来的最慢增速。
 
  报道称,富达国际的分析师把这称为“双面中国”——北方在困境中挣扎,南方的情况则好一些,资源型产业遭遇挫折,创新和消费则欣欣向荣。
 
  位于这一分化两端的是钢铁业等传统重工业以及新的高科技初创公司,居于其间的则是服务业、零售业以及高科技制造商——中国希望这些行业能补充中国“锈带”损失的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首钢是从2005年起开始把制造设施搬到邻省河北的,2010年,位于石景山的最后一家首钢炼钢厂关闭。
 
  现年80岁的马万珍(音)已经在该地生活了60年。她说:“每个人都想在这儿工作。”在首钢把钢厂搬出北京之前,马万珍和丈夫以及三个儿子都在为首钢集团工作。她的两个孙辈目前在从事第三产业工作,其中一位是教师,另一位是物业经理。
 
  报道称,石景山的产业衰落是触目惊心的,破败的厂房和闲置的烟囱令人联想起此地之前举足轻重的地位。就连园区内的一家坐落在一座俯瞰这处废弃之地的小山之上的寺庙也已经关闭。
 
  创业大街是一个与此地全然不同的世界。这条大街位于中关村,长220米,遍布着咖啡馆和初创公司。超过40家孵化器、天使投资公司、创业咖啡馆和培训机构聚集在这里。已创办五年的车库咖啡是投资者与创业者的集会场所,那里的墙上贴着寻找“技术伙伴”以及“iOS忍者”或是“10万元换一个微软API解决方案”的海报。
 
  一年前创办一家旅游类网站的曾耀天说:“各种资源都集合在这里,因此效率高得难以置信。”去年,他曾花两个月在南方城市广州寻找一名投资人,结果空手而归,但后来仅仅花五天时间就在创业大街上找到了一位投资人。
 
  现年24岁的冯奕(音)去年底在北京的一间地下室里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此前他曾在位于硅谷的谷歌公司工作过一年。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并未阻止他的创业脚步。他在与其他主营智能硬件业务的初创公司分享的办公区域说:“当第一部iPhone问世时,美国正处在经济危机中。中国没有太多技术型企业,而我们具有很多优势。”
新2网址 hg1088.com 在线赌博 网上赌场 六合彩资料 博彩网 博彩网 赌博网 澳门百家乐